景 观 样 本 浏 览
 
样本标题:北京CBD——“中国的曼哈顿”
上传时间:2004-9-8 9:48:00
 

样本介绍:中央电视台新址、北京电视台新址、北京财富中心、国贸三期等一批超高层建筑将在近几年内迅速崛起于CBD区域内,“中国的曼哈顿”似乎一夜之间就展示在大众面前。最近,在北京没有比CBD更热的了。
  根据《北京市中心地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北京CBD的中心是朝阳区东三环路与建国门外大街交汇的地区,规划总用地面积约4平方公里。北京中央商务区现有工业、企业用地149公顷,居住用地84公顷,公建用地55公顷,市政用地13公顷,教育科研用地14公顷,道路及其它用地84公顷,区内共有居住人口约5.4万人。有房地产开发新建和待建项目14个,总建筑面积约330万平方米。
  CBD的经济功能定位是:建设成为集办公、会展、酒店、居住及文化娱乐为一体的国际商务中心区。主要的商务设施将沿东三环路、建国门外大街两侧布置。其中写字楼约50%左右,公寓25%左右,其它为商业、服务、文化及娱乐设施等。位于“金十字”东北角面积约30公顷的地区被确定为CBD核心区,主体建筑的高度均在100米以上,部分商务建筑高度在150米至300米之间,一座标志性建筑将达300米。
  北京到底是什么“中心”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和环境发展研究中心经济室副主任刘治彦介绍,CBD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学者于上世纪20年代提出,CBD就是CentralBusinessDistrict三个单词的缩写,直译为中央商务区。现在世界上有一些CBD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了,像纽约曼哈顿、东京新宿、巴黎的拉德方斯等等,在这些中央商务区中集中了大量金融、商业、贸易、信息及中介服务机构等。它们都具有一些直观的特征,如建筑密度最高、商务活动最集中等。但刘治彦强调,“中央商务区不同于商业中心”。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不少地方都在建自己的CBD,北京也不甘落后。可北京到底是什么“中心”呢?国家的定位是:政治文化中心,“经济中心”并不是国家给北京的定位,中国的股票和外汇交易中心没有一个设在北京。从事楼市分析的专家李小宁认为,作为首都北京,首先应该强调的是政治文化中心、科技信息中心,其次才是经济中心。一些发达国家的首都,对于城市建筑是非常慎重的。像华盛顿,几乎没有高层建筑,城市更多的是茂密的植物绿地和沉稳的低层建筑,这是由于政治中心的地位决定的。美国的经济中心在纽约、芝加哥,科技中心在硅谷、西雅图、达拉斯。
  有关人士称,北京应该把自己当作中国的首都来建设,要服从和服务于首都的整体定位。在人口日益膨胀的北京,应该控制建设规模,控制人口增长,否则将面临无法解决的交通问题、环境保护和资源问题。
  诸多问题困扰CBD
  很多人认为,交通拥堵已经成了很多城市CBD的通病。对北京CBD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大北窑路口一直是这一区域的交通瓶颈,目前东西、南北方向虽已形成多车道立体交通格局,但交通拥堵、无处停车已成日常图景,如果这一区域众多项目同时开工,交通状况还会继续恶化。李小宁说,CBD一定要强调交通配套,地下轨道交通是至关重要的。国外的商务区一般是地铁的中枢,东京的地铁是5层,巴黎的地铁是3层,人流主要从地下集散。
  另一个困难就是资金问题。目前CBD还有许多项目待开发,需要大量的资金。与深圳、上海不同的是,深沪CBD都在新区,可以先做市政,再搞建设,但北京是在建成区,工厂要搬迁、原有市政公共设施要改造、新的项目又要开工建设,怎么协调?资金从何而来?媒体报道,日前朝阳商务节CBD签约共599亿元,但有专家说这可能是意向结果,“即使真到位了也是杯水车薪”。
  此外,寸土寸金的地段必然面临建筑密度的增加,高楼林立,绿地面积减少,人口稠密,导致垃圾废物增加,空气污染严重。还有,如果商务中心区中没有足够的生活空间,或者生活配套的昂贵和不适合让人长期居住其中,将会造成人口的外逃。国外已有这样的教训,白天繁华的街市到了夜晚却是一片空寂的“死城”。世界上的CBD无一不是写字楼林立,有住的也是宾馆和出租性公寓,而北京的CBD一方面说面向世界,另一方面却说要建25%的高档住宅,方便在CBD工作的人员居住,这个讲法并不符合外国人的居住习惯,外国人喜欢让住宅远离工作区。
  刘治彦认为,CBD是工业时代的产物,是特定历史形成的结果。金融和CBD应密不可分,像北京市这样,金融街摆在西边,CBD放在东边,“这是很荒唐的,区域割据违背了客观规律。”当然,还有一些弊端如建筑单体各自为政,互不关联;缺乏对公共设施的统筹规划;现有的开发建筑模式造成条块分割;城市交通体系与其它职能体系缺少方便、直接的联系;高层建筑地面上下空间发展失衡等等,“无疑,这些问题解决不好,很难成为CBD”。
  CBD建设应谨慎前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和环境发展研究中心的张主任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北京的CBD还处于狂炒概念的阶段。目前急需的是做点脚踏实地的事。国内想做CBD文章的近20个大中城市也应慎行,千万不能一窝蜂,齐建CBD。
  在日前结束的北京CBD发展论坛上,一些国外专家也提出看法。德国法兰克福市长佩德拉女士说,怎样把一个有着古老历史文化的城市与现代化的建设结合起来,这是北京所面临的一个课题。美国芝加哥市规划发展局高级规划师海勒指出,建造高楼固然必要,但更有必要的是控制交通,在这样一个区域内70%是应该靠走路的,他的一个最大建议就是:步行、步行、步行。
  刘治彦认为,CBD应该有全国性的股票、外汇交易中心。做不到这些就成不了真正意义的CBD,而要做到这些,北京市政府要付出一定代价,从房地产商和现在土地使用者手里收回使用权,统一进行拍卖。CBD的建设时间应该是社会需求自然决定的,而不是人为决定的。

 主办:厦门市景观绿化建设行业协会 承办:厦门海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