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些精彩少些遗憾 上海市绿化管理局原局长胡运骅谈城市绿化
上海绿化10年硕果累累,仅仅因为有钱吗?
备受争议的"大树进城",领风气之先的上海成为众矢之的,面对四方质疑,上海怎么说?
上海绿化发展模式和经验哪些值得借鉴?哪些不可照般?
……
回答这些问题,谁最有发言权? 胡运骅。
     这位从事绿化工作40年、担任上海市绿化管理局局长10年之久的园林工作者,见证了上海绿化空前发展的全部进程。
     近日,应本报之邀,胡运骅撰文畅谈自己多年从事城市园林绿化工作的感想,反思上海近年来绿化发展的得与失,并坦言当前我国园林绿化工作中的偏差,为城市园林绿化事业健康发展进言献策。
     在文章中,胡运骅提到,由于以往不重视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上海迫不得已斥巨资拆房建绿,其他城市应吸取教训,在规划上多下功夫。至于"大树进城",并非上海首创,而是国际通行的绿化手段,无可厚非。由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错在管理疏漏。在重点工程中移栽大树今后仍然势在必行,不可因噎废食,但必须严管苗源。此外,胡运骅给风靡全国的大色块、节日摆花泼了冷水,指出这种既单调又费钱的做法该降温了。他提倡园林设计师们应多动脑筋,创造一些生态效益好、景观美,而且低投入易养护的种植形式。 
     近十年,上海城市绿化工作取得显著成绩,跨入了国家园林城市的行列。去年6月,我从绿化局长的岗位上退下来。在成绩面前,我清醒地意识到:由于我认识上的偏差和管理上还没有完全到位,以至于留下了不少遗憾。因此,必须及时总结,深刻反思,并将这些教训和不足告诫园林同行,以免走路,再学,但在今后的城市绿化中- -

高度重视绿地系统规划


     为了改善城市生态环境,尽快医治因高楼林立、交通繁忙等造成的热岛效应、环境污染等城市病,上海花巨资拆房建绿,既使居住在危房简屋内的市民改善了居住条件,又使热岛效应等矛盾得到缓解,凸显了现代化大都市的风貌。仅市中心新建的广场公园就占地28公顷,动迁了一万多户居民和数以百计的企事业单位,耗资30多亿人民币。各区也拆除建筑相继建设了面积4万平方米以上的太平桥公园、徐家汇公园、华山公园、古城公园、长寿公园……其规模之大、耗资之巨可谓史无前例。在广大市民拍手称快的同时,我们冷静思考,这不正是过去城市规划时没有留出足够的绿地和空间而造成目前的遗憾吗?当今新兴城市、开发区如雨后春笋,在规划建设时如不留出足够的绿地和空间,今后必定重走花巨额代价拆房建绿的老路。 
     去年西北地区一大城市的园林同行来考察上海环城绿带时曾对我说:“上海有钱,建设500米宽的环城绿带;我们资金少,建300米宽的环城绿带算了。”我说这不对,现在没有资金但规划时必须要把林带的面积留足,控制住。否则等有了资金再想加宽林带就要走花巨资拆房建绿的老路了。 
     制定了科学合理的绿地系统规划后,还必须做控制性的详规,才能划定绿线有效地控制土地。


大树移植要适度


     凡事过了度即会走向反面。城市绿化中适度移植一些大树,确切地说移植一定量胸径15厘米左右的大规格乔木本是无可非议的。早在国庆十周年时,北京天安门广场成功地种植了一批大规格的油松、元宝枫等乔木,顿使天安门广场生意盎然,郁郁葱葱,成为我国绿化史上的范例。雄伟的建筑旁也必须配植大规格的乔木才能相得益彰。国外许多城市绿化中移植大规格的乔木是一项极常用的措施。日本在199 0年举办“花与绿”博览会时,移植大量全梢的毛竹和全冠的大树,不仅成活率高,且恢复生长快,体现了日本高超的园艺技术。在参观日本建设中的环球乐园时,我们看到几乎清一色移栽的大规格苗木,使公园景观立竿见影。东京、大阪等种植的行道树胸径都在15至20厘米左右。国外许多城市在苗圃内培育了很多大规格的乔木,有的栽在容器之中以备不时之需。 
     上海自1998年开始,在公共绿地建设中移植了一批胸径15厘米左右的大规格乔木(约占乔木种植量的3%至4%)。一系列科学规范的措施,加上严格的管理,成活率达到95%以上,重点工程均达到98%以上,迅速地改善了城市的生态环境,提升了城市景观的质量。如为了迎接APEC会议召开,在主会场科技馆和世纪广场周围,成功地移植了3000余棵大规格乔木,为APEC会议顺利召开起到重要作用。因此,上海大规格乔木移植受到了全国绿委领导的肯定。 
     虽然通过大树移植对上海城市绿化建设起到了明显的效果,但由于苗源的紧缺、管理的不力和法律不健全、执法不严等原因,以致于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因为苗源紧缺,虽然想方设法通过从郊区现有绿地中抽稀,千方百计寻觅外地因公路拓宽等要淘汰的大苗进城等措施,还是捉襟见肘。大苗供不应求,致使有些苗商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盲目地从山上乱挖。同时对居住区、单位附属绿地内移植大树缺少有效的监管。他们既不懂技术,又不按操作规程进行,把树锯得缺胳膊少腿的面目全非,移植后非死即伤。就是活了,花很多年时间也难以复原。有的甚至无视绿化法规,竞相攀比,发展到移植古树名木的地步!造成资源很大的浪费,实在令人痛心! 
     奥运会、世博会等大型活动将在我国举办,不少重大工程需要移植大树。我们不能因为出现了一些问题而因噎废食。关键是要采取有效的措施,使大树移植健康有序地进行。 
     首先要修订健全绿化法规,在绿化条例中应对大树移植明文规定什么是倡导的,什么样是禁止的行为。对违反法规的行为要有明确的罚则,并严格执法。其次是尽快有计划地建立大苗基地。可采用育植结合的办法在林带和山区林地中储备大规格苗木。做得好形成产业,这也是提高农民收入的有效途径。同时还要加强技术培训,规范操作,严格管理。总之大树移植必须慎重和适度,切忌盲目。


大色块种植热要降温


     自浦东主干道杨高路采用金叶女贞、红叶小檗等色叶灌木密植,组成色块的种植方式出现后,当时确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后在各类绿地中竞相仿效,发展到四处泛滥,造成千篇一律、千佛一面的地步。 
     最近去浙江、江苏办事,一路上到处看到大色块的种植,连植物配置处于全国最高水平的杭州也不例外。有些园林设计师振振有词地说,这种形式简洁、大方、美观。其实不然,简洁不等于简单,到处都是大色块怎么谈得上景观的多样性呢?更重要的是城市绿化必须以人为本,要将改善城市生态环境置于首位。乔木和灌木相比,乔木的生态效益要高得多。再说大色块的养护工作量十分惊人,无疑使本来不足的养护经费带来更大的缺口。城市绿化需要持续发展,长效管理。大色块种植热该像大草坪、大广场、大树进城热一样,降降温了。


节日摆花要改革


     每逢“五一”、“十一”,天安门广场摆满盆花,并布置成景点,为首都北京增添了浓重的节日气氛,它深受人们的好评和欢迎。于是全国各大城市纷纷参照,不仅是节日,有重大活动也在道路、广场等摆满盆花。过去上海在举办重大活动的年份,用花都达数百万盆,耗资超千万元之巨。 
     天安门广场硬质铺装多,“十一”以后不久即寒霜降至,故摆放盆花情有可原。而上海等一些南方城市采用盆花摆放是得不偿失的,应将花卉种植在绿地中。这样既可减少浇水的人工,降低养护成本,又可使花期延长,事半而功倍。同时要尽量减少一、二年生花卉的数量,而增加宿根、球根花卉的比例。尽量减少模纹花坛的形式而采用花境的布置方式。用宿根、球根花卉,花灌木和少量一、二年生花卉组成的花境,一年四季花开花落,此起彼伏,自然高雅,效果好,而且开支省,是值得提倡的。但技术要求高,目前适宜作花境的植物品种也不够丰富,尚需不断引种。


种植设计要考虑养护成本



     目前园林设计师在作种植设计时,往往很少考虑今后养护成本的。专家在评审设计方案时很少考虑今后的养护成本,也很少有人提出此类问题。因此,许多建成的绿地在养护管理时令养护人员叫苦不迭和开支大增。浦东好几条干道旁整形修剪的绿篱绵延不断,球形、塔形的灌木整齐排列,不计其数。大草坪插上几棵小树致使剪草机如入“ 八卦阵”而难以操作。树林栽得稀疏,使林下杂草丛生,得花不少人工来除杂草。 
     城市绿化形势大好,新建绿地成倍增加,设计人员应多动脑筋设计一些生态效益好、景观美,且又是低投入易养护的种植形式,例如设计一些结构稳定、合理的人工植物群落,这些不同的植物群落由乔、灌、草结合,其生态平衡,无需多加管理即可持之以恒。规则整形的灌木宜少用,尤其在道路两旁应多种乔木和自然生长、形态容易控制的灌木。



--- 来源于:中国花卉报

[关闭窗口]